国家首批中医医疗队谈武汉战“疫”

1月25日(农历大年初一),中国中医科学院率先成立了国家第一批中医医疗队,由中国中医科学院院长黄璐琦院士亲自带队,奔赴武汉,支援新冠肺炎重症患者救治工作。先行队伍共24人,包括临床、护理、科研和院感工作人员,后续补充至31人。1月28日起,中国中医科学院西苑医院主任医师李浩副院长担任医疗组组长,率领医疗组在武汉金银潭医院整建制接管了南一病区的医疗工作。

在接受中青报·中青网记者采访时,李浩表示,南一区以新冠肺炎重症患者为主,国家中医医疗队在一个多月的诊疗过程中,不断分析、总结,不断优化方案,对于病证结合、中西合璧治疗新冠肺炎有一些自己的体会和心得。

李浩告诉中青报·中青网记者,在国家第5版和第6版诊疗方案的指导下,中医医疗队对患者初期、中期、后期、恢复期及病情危重程度进行了病证结合治疗。根据病情,遵循中医辨证施治理论,分别有颗粒1、2、3、4、5号方可以选用,体现了中医针对传染病病机演变规律性辨病治疗的特点。

李浩说,在黄璐琦院士的组织下,医疗核心团队每天对病区患者的治疗情况进行归纳总结。随着对患者诊疗进程的实时深入梳理和多次研讨,团队认为新冠肺炎患者有其共性、规律性的中医病机特点,即湿毒是贯穿整个疾病始终的核心病机。“针对这一核心病机,黄璐琦院士亲自带领团队讨论拟定了基本处方,又亲自征求前线多个团队专家及名老中医意见,最终共识为一个协定处方,取名‘化湿败毒方’。”据介绍,该方的主要特点是清热化湿,解毒透邪。后方中国中医科学院科研团队不分昼夜进行科研攻关,针对化湿败毒方开展临床前的药理、毒理学等相关研究。结果显示,此方有很好的抗病毒、抗炎作用,安全有效。“该方成为我们团队目前治疗的核心方,已经被北京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按照应急审批流程,批准成为北京市第一个治疗新冠肺炎的医院制剂”。

国家中医医疗队专家组认为,中西医有些理念是相通的,西医称之为“病毒”,中医称之为“疫毒”。西医希望能够精准抗病毒治疗,但精准有效的靶向治疗目前尚很难实现。中医药是通过阴阳气血、五脏六俯升降出入的调节,祛除体内疫毒来治疗新冠肺炎。通俗地说,就是一方面调整、加强自身抵抗力、免疫力;另一方面利用药物清热解毒,达到透邪外出,来抗毒驱毒。中医药治疗属于多靶点治疗效应,此次新冠肺炎虽然主要累及肺部,但事实上不少患者肝脏、心脏、肾脏等多器官受到病毒不同程度的攻击受累。对新冠肺炎患者的施治,正显现出了中医药整体调节、多靶点治疗的优势。

李浩解释说,中医药多靶点治疗的优势具体体现在两方面。一是缓解症状。“中医治疗发热,不像退烧药退热是暂时的,中药一旦起效,往往是热退身静,退得比较彻底。咳嗽是新冠肺炎的主要症状之一,很多患者以咽痒无痰干咳为主,我们通过辨证论治,为一些患者选择中成药苏黄止咳液等配合使用,都有很好的效果。腹泻也是这次新冠肺炎常见的临床症状,中医通过健脾化湿可以很好地改善。”

第二,缩短患者核酸检测转阴时间,减少平均住院周期。“经后方初步数据统计,与金银潭医院的其他病区相比,中医医疗队接管的病区出院率明显要高。患者发烧、咳嗽、乏力、腹泻这些症状的改善时间较单纯的西医治疗缩短3~4天。中医治疗的患者平均住院日缩短2~3天。患者出院率较金银潭医院平均水平也明显更高”。

李浩介绍说,在治疗新冠肺炎患者过程中,国家首批中医医疗队以人为本,以尽快康复为目标,充分体现中西优势互补。临床上中西医结合的思路主要体现在五方面。

一是氧疗为基础。“新冠肺炎以血氧饱和降低为主要临床特点,我们重症患者无一例外都需要氧疗”。

二是营养支持。“如果患者能正常进食或者在我们护理帮助下进食,一般营养状况可以,不给予丙种球蛋白、白蛋白、氨基酸等营养支持。患者高龄,基础病多,进食量少,抵抗力弱的,视情况给予丙种球蛋白或者白蛋白输注,一般不超过5天”。

三是选择抗生素。“对于没有合并细菌感染指征的新冠肺炎患者,一律不用抗生素,给予清热解毒的中成药静脉输注。以活血解毒的血必净为基础治疗,根据病情危重程度,可以适当联合喜炎平或者痰热清静脉输注。如果患者在入院或者治疗过程中白细胞和中性粒细胞升高,有合并感染的指征,我们会根据药敏结果,选择头孢二代、头孢三代,感染重的也会用到碳青霉烯类抗生素如美平等”。

四是抗病毒药物的选择。“很多以清热解毒、化湿透邪为主要功效的中药,具有很好的抗毒抑毒药理效应。鉴于目前尚没有明确有效的针对新冠病毒的抗病毒药物,所以我们很少给予抗病毒药物治疗”。

五是激素的选择。“如果病情进展快,尤其是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ARDS)的患者肺影像学进展快,会适当选择使用激素治疗,一般3-5天”。

李浩说:“通过中医团队中医为主或中西医结合为主的治疗,从治愈出院或患者康复过程看,我们的治疗是非常成功的。也有很多患者从不了解中医到对中医连连点赞。”

中医医疗队收治的患者中有一位来自武钢医院的女护士,34岁,连续发热7天后收入院。入院后患者血象不高,中医医疗队按照上述治疗思路给予纯中医治疗,选择了血必净静脉输注,并给予化湿败毒方口服,入院第三天,患者体温恢复正常,第八天肺部炎性改变明显吸收出院,出院后3周随访也无反弹。

另有一位83岁的老婆婆,入院时病情危重,无法脱氧,动则气促,一般营养状况差。李浩团队采取了丙种球蛋白联合参麦注射液和血必净静脉输注的治疗方法。“我们的护理人员每天帮助她进食、更换纸尿裤,定期为她擦洗。通过医护配合,最终婆婆康复出院。不仅婆婆自己非常庆幸、非常满意,同病房其他病友看到她奇迹般地恢复都为我们点赞,也增强了他们自己治愈出院的信心。”李浩说。

李浩告诉中青报·中青网记者,中医医疗队除了有中西医结合的治疗优势,还有中医的人文关怀。“我们治疗的不仅是病,而是‘病+人’的病人。很多新冠肺炎患者陷于难以自控的恐惧、焦虑情绪中,对此我们非常理解,也正是需要医生去安抚、去鼓励、去化解的地方。”李浩说。

孙思邈在《大医精诚》篇中提到:“凡大医治病,必当安神定志,无欲无求,先发大慈恻隐之心,誓愿普救含灵之苦……”中医医疗队秉承“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大医精诚理念,在接管病区后,每天不仅详察病情,诊脉观舌象,还和患者充分交流、沟通病情,安抚、鼓励他们,提高患者信心。李浩认为,这也是促进患者康复、提升出院率的有效方式。

在谈及治疗新冠肺炎患者的心得时,李浩特别提到,老年人要加强扶正祛邪。他说,患新冠肺炎的老年人一般体质比较虚弱,基础病比较多,所以在治疗老年新冠肺炎患者时,首先不能忘记基础病的治疗。“老年人往往伴有高血压、糖尿病,感染病毒后,还可能诱发这些基础疾病加重;基础疾病控制不好,也会加重新冠肺炎的发展进程。所以在治疗病毒感染时,基础病的治疗也不能放松”。

其次,要针对每个老人不同的特点进行辨证治疗。“对年轻人的治疗可能是以清热解毒为主,对老年人则一般要加强扶正祛邪,要结合每个人的体质来确定扶正多少,医生要把握好分寸”。

2003年SARS疫情暴发时,李浩也加入了救治工作。比较中医在两次疫情中发挥的作用,李浩说,SARS疫情中,中医在后期发挥了很大的作用,而这次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中医从一开始就及时参与进来,并且是全程参与,这是在总结SARS治疗经验基础上的进步。

“正是因为SARS前期中医不被关注,中医参与后,既减少了激素的滥用,又显现了中医药参与的疗效优势,所以这次中西并重治疗被提升至国家层面。中医早参与,早治疗,全程参与,被广泛认可,也得到了充分肯定。”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夏瑾 来源:中国青年报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italianiverifilm.com